呼唤“国家队”入场彻查山东冒名顶替事件并在全国排查


教育部和中央纪委应成立专项调查组,从苟晶事件出发,彻查山东高考舞弊行为,让参与恶行的每一个人受到应有的惩罚。同时,在全国范围内启动排查整治工作,为即将到来的高考增强信心。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2018-2019年,山东高等学历数据清查工作中有14所高校曾公示清查结果,其中有242人被发现涉嫌冒名顶替入学取得学历。威严的面具下充斥着盗贼和剽窃的伎俩,成了权贵们玩弄他人人生的名利场。这竟是高考,一直以来被视为中国最公平的制度,也是无数寒门学子试图改变命运的最主要的捷径。正因为高考对中国教育如此重要,此类行为才令人出离愤怒,又倍感悲哀。

作为受害人之一的苟晶,她的同学大多当了老师,有8人拿到博士学位,成为教授。他们通过高考实现了个人人生的蜕变,同时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而本该去北京上大学,极可能与教授同学成为同事、开启精彩人生的苟晶,却莫名其妙上了一所野鸡大专、在工厂打杂、做销售、当话务员……苟晶们的命运犹如地方官僚和权势手中随意摆弄的纸片,被动无力,这种残忍堪比“狸猫换太子”。

如一位知名大号作者所说,从齐玉苓、罗彩霞,到王慧、王娜娜,再到今日的苟晶、陈春秀,以及更多被隐藏起来的受害者,我们看到他们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善良,家境可以说是“三无”,无钱无权无势,即使他们发现事情不对劲,也不会反抗、呐喊,更多是默默接受,像极了人畜无害的绵羊。所以,他们最容易被坏人盯上。反而是那些凶神恶煞、据理力争之人,或达官显贵,无论如何动不得。诚如网友所言,杨康动不得,段誉动不得,因为两人都是皇室。郭靖能动,虚竹能动,这俩老实。而武大郎也动不得,因为背后有位好弟弟武松替他讨回公道。

然而更可笑的是,苟晶、陈春秀等人此时发声不过是想求一个真相与正义,当地官员竟开始施压,劝其估计所在城市的“面子”。还有顶替者的同事跑到受害者家做和事老:“你们做的太绝了,把她撸了你们也不能上,何必呢。”想再次利用善良,完成自己的作恶,行为之卑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孟子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但对随意操纵他人人生的这些人来说,显然是完全没有的,而对苟晶等人来说,恻隐之心却过剩了。纵使现在已有媒体曝光班主任、老师的丑行,善良的他们也不忍过度责备老师,同情老人为儿女算计的苦心。“以德报怨,何以报德?”法治社会,不要再做忍辱负重的羔羊。至于那些用“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打感情牌劝受害者们认命的人,更是丑恶的帮凶。桀纣昏庸残暴,毁伤仁爱道义,不配作为君王,所以孟子只将武王讨伐君王商纣当做杀了独夫纣,而非谋逆。诸多老师参与乃至策划了冒名顶替,已没有资格称为人师,曝光讨伐有何不可。

当然,高考中的不公平绝非冒名顶替这么简单、单一,更有权势之人直接走特权路线,名额要么靠买,要么靠送,黄光裕花1亿为某人儿子买名额也是坊间盛传的老故事。在山东、河南等竞争激烈的高考大省,高考舞弊、贪腐早已发展为成熟的产业链,官僚系统、资本势力渗透教育系统,盘根错节。讽刺的是,很多顶替者顺利入党,成为党内干部,政审是掩耳盗铃,还是走过场?想必某些环节已经烂透了。仅仝卓事件都能牵扯21人,而山东仅2018-2019年就有200多人涉嫌冒名顶替,背后有多少利益输送者和保护伞,可想而知,有令人细思极恐。

无论是之前的冒名顶替,还是仝卓事件,我们看到所谓的惩罚就是取消学籍、免职等,无关痛痒。偷几块面包还要蹲监狱,这偷了别人的人生怎么就自罚三杯了呢?希望司法力量能够真正担起惩恶的责任,提高违法成本。监管部门应对当地的官僚系统起到监督作用,防止腐败滋生。高校也要仔细核对考生报名表中的照片,对考生学籍进行严格查重,填补漏洞。

我来说两句
5782人阅读
登录并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