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的民族文化积淀将被急功近利掏空


电商和网红高地杭州余杭区日前发布“直播电商政策”,明确表示对有行业引领力、影响力的直播电商人才可通过联席认定,按“国家级领军人才”享受相关政策。同时,平台通过直播年带货销售额达2亿、5亿、10亿元的,政府分别给予50万、100万、200万元奖励;MCN机构独家签约年带货销售额5亿元以上顶级头部主播的,经联席认定后给予500万元奖励。看到这个政策,曾被千人嫌、万人捶的电视购物,想必要哭晕在厕所。

“批阅十载,增删五次”,把中国古典小说创作推向巅峰的曹雪芹尚未获得“国家领军人才”的荣誉;多少在实验室埋头搞研究,为国家发展或人民生命安全鞠躬尽瘁的科研工作者,得不到应有的待遇与奖励;那些在疫情期间舍生忘死的医务人员甚至连编制都没有,几百元的补贴也被克扣……试问,以赚钱为目的、少数在赚得盆满钵满后施舍一些溢出来的边角料来立人设的主播,何德何能称得起“国家领军人才”,又有何资格获得政府奖励?

也许有人说,英雄不问出处,直播做得好,同样是人才。话虽如此,行行出状元,职业歧视不可取,但是成功的生意人不胜枚举,他们也和主播、直播平台一样依法纳税,是否每个人、每个企业都可以按照业绩几何、纳税多少分出几个等级,然后被授予国家级、省级或市级人才?

而且,直播的目的就是从消费者口袋里掏钱,并不能从根本上带动经济增长,亦无法普遍提升国民收入。地方政府不惜花真金白银向直播行业倾斜,无非看重直播的带货能力和税收贡献。可是,无源之水终究会枯竭。久而久之,地方政府的小金库是充实了,老百姓的钱袋子却空空如也。

羊毛出在羊身上。货要消费者买,给予主播的奖金也来源于纳税人。由此来看,老百姓不仅要承包消费税、主播的佣金和提成,还要负担主播的奖励。而目前头部主播的收入非常可观,一场直播下来甚或将百千万收入囊中。所以,地方政府可以鼓励直播创收,却大可不必“劫贫济富”。

地方政府的这一政策,透露出明显的轻浮、狂躁和金钱至上观念。屋漏偏逢连夜雨。经济下行,又偏偏遭遇难缠的疫情,日子不好过是事实,急于带动经济、增加税收也可以理解。但作为管理者和老百姓心理的定海神针,以及社会价值观的引导者,表现出如此强烈的急功近利心态,只会将人心带歪。尤其是对下一代的影响,这就等于在向他们宣布,无需饱读诗书,无需上战场、搞科研,只要能鼓动人消费、唱歌跳舞受领导喜欢,就可以封“国家领军人才”、封将军,豪车别墅司机标配。如此这般,我们数千年积淀下来的民族文化不复存焉。


我来说两句
5633人阅读
登录并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