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打独斗的离婚冷静期是开历史的倒车


数次登上热搜、遭受众人反对的离婚冷静期还是通过了,2020年1月1日正式生效。舆论一片叹息,发出“更加不想结婚”的怨愤。哗然之中我们扪心自问,离婚需要冷静吗?当然。事涉孩子、财产以及各种复杂关系,夫妻双方都应慎重其事。不过,以立法的形式强行要求每对协议离婚的夫妻先冷静冷静30天颇有画蛇添足之效。


有人说,离婚冷静期是舶来品,加拿大、法国等发达国家早就实施多年,国外民众体感良好。这是只见其然不见其所以然。仅法国,由于离婚程序繁琐许多人选择不结婚,直接导致2017年出生的77万名新生儿中,有超过60%的为非婚生子,单亲家庭遍地开花。这种结果显然比高离婚率的社会更令人担忧,无论是对子女还是他们的监护人,离婚的高门槛都给其生活增添了负担,也为社会埋下了动荡的种子。


离婚冷静期既是牺牲大多数人利益为少数“冲动者”买单,也是开历史的倒车。尽管支持“离婚冷静期”者认为,2014年苏州、重庆等地民政局显示冲动型离婚达到离婚总数的三分之一,表明国家有必要限制宽松离婚。然而,全国人大代表蒋胜男则引用了《2016年中国婚恋调查报告》数据,指出闪婚闪离、草率结婚离婚的人不足5%。无论支持者再如何高声疾呼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非冲动型离婚者更多。足可见,专家口中为冲动人士准备的离婚冷静期,对那些早已感情破裂的夫妻实在不够公平。


站在国内历史的角度,《婚姻法》是新中国成立后颁布的第一部法律,是旧时代背景下对婚姻尤其是女性婚姻不自由的对抗与纠正。主持立法的邓颖超极力主张夫妻中有一方强烈想要离婚就可以离,现下一刀切的离婚冷静期在事实上却主张“一人不想离,协议离婚一次就离不成”,这无疑是个人权利的倒退,也是立法机关权力的越界。


如果法律只把人当成工具,只从司法实践及其结果(2017年各地纷纷试点离婚冷静期,表示成果喜人)来立法,只谈离婚率对社会的影响,那幸福也就无从谈起。社会的幸福感不是靠离婚率高低来体现的,个人的幸福感也不是靠苦熬促成的,没有时间弹性的离婚冷静期反而会在事实上造成婚姻弱势方的折磨,增加他们的经济、心理负担。尤其是诉讼离婚,难取证、高额成本和动辄半年的强制冷静期,造就了一幕幕家庭悲剧。比起离婚冷静期,公众更愿意看到结婚福利的提高、离婚成本的降低。


公众在反对之时不能不想到:法典一旦通过就不会经常修改,若离婚冷静期无法删除,改善离婚环境就显得十分重要。国外离婚冷静期的制度配套和婚姻观比较先进,如离婚的发起阈值低,一有家暴或其他婚姻不和谐事件时,提出离婚的概率大大高于我国,民众普遍不认为离婚是丢人的事。而且,他们有一整套关于婚姻纠纷的处理条款和经验,让想离的能够痛快离,想复合的也能尽快复合。就算这样,国外的结婚率也一代低于一代。因此,民政局、人大会等机关机构,

一方面要破除离婚等于不幸、家丑等陈旧观念,移风易俗,呼吁遭受家暴的人群积极提出离婚,善用离婚冷静期;一方面要致力于完善配套制度,如建立家事审判制度、调解室等,为想分居冷静却无物质条件的夫妻提供帮助。


此外,离婚冷静期增加了大部分离婚夫妻的苦恼,希望今后公安部门在家暴、出轨等事件面前少和一点稀泥,别让离婚冷静期成为虐待期。


我来说两句
5508人阅读
登录并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