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应回归本来的纯粹社交功能


市场的本质是供需,没有需求哪来的供应。因此,WeTool的产生与存在是顺应市场规律的,也的确满足了部分用户的需求。例如,WeTool中最著名的“删僵尸粉”功能。只要扫码登录上WeTool客户端,点击“僵尸粉”功能,客户端就会自动检查有哪些好友已经单方面删除自己,在检测的时候好友不会收到任何提醒,避免打扰微信好友。还有微信消息群发功能,既可以编辑文字、图片、链接组成的发送内容,也能一次发送多条信息给多个对象。一连串的自动化的操作,减轻了许多重复而机械的动作。

微信如果推出了如此好用的功能,就不会给第三方外挂工具入场的机会。如果腾讯主动倾听并满足用户的需求,没有人愿意每年花几千块钱找第三方“外援”。遗憾的是,腾讯的傲慢令其闭目塞听。直至外来者侵犯了它的核心利益,微信才以巨人之资,粗暴地碾压任何潜在竞争者。

5月25日晚8点,WeTool作为第三方外挂工具被微信封杀,当天只要点开了WeTool登录微信,账号就直接被封。没有任何警告WeTool,也没有提前通知相关用户,再次让人品尝到流氓的残暴味道。WeTool或许从未想过,身价和实力不如阿里、头条系的自己,竟然也遭遇了淘宝、抖音一样的下场。

微信可说是腾讯的利器,它不允许任何人分食微信聚集的流量。所以,微信这些年封杀的公众号和小程序很多,大部分是触及到自身利益者。然而,腾讯维护阵地的方式具有强烈的强盗性,不是通过提升运营水平限制对方,也不是诉诸法律公开维权,而是封杀,堪比之前的市场混混跑竞争对手店里打骂顾客。作为一个拥有近十年生命周期的老软件,微信不积极、不进取、不尊重用户,简直是科技界的吴秀波,渣!

微信动辄封杀竞争者,为自家利益相关者全开绿灯,如拼多多、微视在微信里活蹦乱跳,双重标准颇有婊子立牌坊的意味。这无疑也是垄断暴力,是微信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造成的不公平竞争。反垄断法应该为营造良好的市场环境,作出更多努力。

不过,腾讯狠起来连自己都封。为了强迫用户使用企业微信,竟然封掉部分用户的QQ邮箱。

学会尊重用户,是腾讯的最重要的功课。

十年间,微信的一个明显变化是,它已经不是单纯的熟人圈的社交软件,所谓朋友圈也不再是朋友之间的动态分享,而成了工作沟通的渠道,成为微商肆虐的平台,成了资本收割韭菜的洼地。

地铁上随时可能有陌生人要求加你的微信,成为你的“好友”,可是你连他们的姓名都不知道。当然,他们也从未想成为你的好友,或者把你算入好友之列,加你只是方便向你推送各种产品。客户之间见面,也是先加微信,如同双方的关系已经熟悉到可以“同甘共苦”。如今,我们的生活仿佛在上演楚门的世界,无时无刻不在剥夺私人空间,侵吞个人隐私。

当前中国互联网的生态在加速改造诸多行业,例如教育、餐饮。不难想象,我们的社交、工作、消费等生活各个领域,也会因此越来越依赖微信、钉钉、淘宝等流量平台。然而一个奇怪的现象是,互联网起步更早、发展更先进的西方国家,仍然在使用国人眼里的“传统”方式邮件,进行工作沟通。邮件是基于去中心化的通信协议,任何有实力的个人和机构都可以自建邮件域名,不必依赖于微信、QQ或钉钉等平台。

也许是时候对互联网生态做一个矫正,还生活以美好、清净。


我来说两句
5460人阅读
登录并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