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业博得千古名


98年,见证了港澳从纷乱到秩序的一代赌王何鸿燊,于2020年5月26日松开了生命的筹码,将所有功过是非抛给他人评说。他的家族起落、风流韵事、家产风波乃至5000亿资产帝国纷纷登上热搜,留下了这个5月民间最传奇而复杂的一组叙事诗。有人说何鸿燊是吸着赌徒血的资本家,有人说他是爱国人士。无论是何种身份,都必须承认他是旧时代背景下成长起来的商业巨子,一手缔造了赌业王国,并将博彩业深深地与澳门连接到了一起,是澳门成为中国唯一合法经营赌场的“灰色秩序维持者”。


何鸿燊不善赌博,却冠上了当之无愧的“赌王”称号,这与他在上个世纪60年代涉足博彩业密不可分。1961年澳门当局公开招商承授赌牌许可证,何鸿燊、叶汉、霍英东等人组成澳门娱乐公司,以微弱优势赢过了当时赌场老大泰兴公司,拿下了赌牌。又因何鸿燊一句“除了缴纳博彩业专利税外,所有收入的10%捐作慈善用途,其余90%全用做澳门的再投资”成功打动当局,将澳门赌牌竞投期限延长到25年,获得博彩业专营权。在何鸿燊40多年的经营下,澳门约有30%的居民受雇于其公司,整个澳门的博彩业收入占本地GDP的一半以上。无形之中,何鸿燊在经营赌业帝国的同时,深深影响着澳门的社会现状。他开创赌场新规放开“贴士”给赌场工作人员,直接造就了一批中产阶级,为澳门贫富矛盾比隔壁香港缓和结下了善果。


何鸿燊是赌国里的国王,而中央电视台、圆明园等官方机构则以“港澳知名爱国企业家”作为他的最终注脚。这肯定的不是其商业成就,而是站在文物保护、捐赠,以及数次捐资支持国家组织的多次大型活动等层面上。何鸿燊在河北廊坊建立“何鸿燊培训楼”用以培训航空科技人才,看到北京申奥成功兴奋地捐建了奥运场馆国际游泳中心,将流到国外的圆明园十二兽首中的猪首与马首带回了国内,把包括《毛泽东会见希思》等5件纪念香港回归的珍贵艺术品捐给了国家博物馆……去年捐出马首时何鸿燊还表示会“尽一切努力促成12个铜像的大团圆”。圆明园在官博悼念文中直接以“何先生千古”为结束语,赞扬了华人华裔的深爱华夏热土的奉献精神。


那些因赌博倾家荡产、举债累累的赌徒,以及对赌博深恶痛绝的公众却可能难以用羡慕之词或善语为何鸿燊的博彩神话画上一个句号。自古以来历朝历代都将赌博视为“恶业”,且从春秋到新中国成立均行禁赌之风,嗜赌早已是默认的不良品行。何鸿燊曾创下的5000亿资产帝国中,博彩显然所占甚大。他养活了无数澳门人,也制造了一个个家庭悲剧。近年来澳门致力于经济多元化发展,寄希望于“一带一路”降低博彩业的比重,这不仅需要北京中央对公务员尤其是领导干部们加强人员、财务管理,也需要澳门进一步健全博彩业监管体制,对实行多年的批给制度进行改革,将曲线获得博彩经营权的“卫星赌场”、第三方贵宾厅等灰色地带纳入政府监管体系,打击非法吸储、洗钱等扰乱金融秩序现象。


澳门博彩能否在今后继续出彩已劳烦不到何鸿燊,以澳门当地人称他的“何生”作结,望君子小赌怡情,多向何生学博时代。


我来说两句
5481人阅读
登录并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