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青训活水来,足球市场就是炒作的泡沫


2020年5月23日,从今往后,辽足球迷再也不能在铁西体育场看到这支队伍的出现,红色将成为定格的记忆。这样的挥泪告别复刻了15次——包括辽足在内的11家俱乐部因欠薪被取消注册资格,另外5家也由于资金窘迫在急流中主动申退。一夜之间16家俱乐部“没钱”出局,中国足球职业化再次受到质疑,尤其是财政造血能力。国内足球一直以来饱受“伪职业化”戏谑,也的确存在职业化后国际球场长期失利的局面,但把所有问题归咎于职业化则显得过于天真。

 

职业化不足不过是足球市场上遮着的一面队旗,底下掩盖的青训乏力才是整个市场亮起红灯之所在。中国足球从1994年开始职业化到20世纪初,遍地开花的足校、大量热血的踢球青年彰显出了职业化之后足球市场的热闹与潜力,“黄金一代”的出现证明了职业化初期球员锻炼出来的良好竞技能力。眼见高楼起,谁料前有金州惨案阴影未消,后有假赌黑轮番上场,又兼政府不再为球员们生活买单、职业队规模有限,轰轰烈烈的足球市场不仅要面对足校关张、青少年数量走向滑坡,还要头疼男足被污名化、矮化,骂一句国足能被赞上前排的梗持续至今。生源缺少活水,赛场上就出不了良兵良将,比赛就难看,对外战斗力居于亚洲二三流之列也就不足为奇。可以说,中国足球见证了职业化第一阶段的辉煌,也经历了职业化第二阶段,即进一步职业化的疲乏无力。

 

没有把青少年留在球场,是第二阶段职业化最大的漏洞。唯有足够多的参与人员才能长久维系市场,否则就只能越办圈子越窄,获利越来越低,俱乐部越来越少,最终职业化告吹。当下足球市场看起来够热,不过是有人向一池死水中使劲扔金子。殊不知高额砸金反而粉饰了中国足球内部亟需解决的弊端,将球迷、公众的目光引到了高薪低能等表面问题上,就场内运动员体能与人品争吵不休,忘记了大家之所以只能看到这些“劣质品”的根源在于可选择的球员太少。

 

与欧美国家相比,我国注册球员数量不堪一较。2013年新闻《98年龄段球员全国仅42人,主帅直言真无人可用》道出了国内足球在人数上的窘迫。多年过去,这个数字并没有明显的改观。有媒体查到了2017年中国足协从各地方足协收到的注册总数为84422人,依旧远低于日本的50万、英国的450万,德国的650万——中国是名副其实的人口大国,也是毫无疑问的足球小国。受制于足球生源的不足,想要青训出好成绩甚至冒出黑马,显然是好高骛远。

 

球员们的薪资尽管是市场给的、俱乐部出的,却不过是一场虚假泡沫。欠薪、阴阳合同、虚假年龄、卖人保级、高薪请外援无钱办青训,这才是中国足球被隐藏的常态。足球市场的热钱投给了头部球员,可光靠这些球员盘不活大市场,也难以撑起“金主爸爸”与球迷们的野心。与其将资金烧给场内的寥寥球员们,不如腾出一部分投向青训,如给普通小学足球基金,培养小学生踢球爱好,普及足球运动;或者举办专业足球学校、开创足球衍生公司,一方面提高教练员学历水平和专业素质,提升专业青少年球员生源和质量,一方面为那些将来无法成为职业球员的孩子留一条出路。这些需要俱乐部投资人具备长远投资目光与行动,更需要足协鼎力支持,共同为足球市场夯实基础。也只有在牢固的基础上,才有谈深度职业化的可能,而非昙花一现的热闹与始终无法打破的失望。

我来说两句
5452人阅读
登录并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