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防有人恶意利用规则漏洞“白嫖”或“敲诈”



四川杨女士的孩子打赏主播花光家里积蓄,安徽一名六年级学生打赏网络主播27000多元,11岁男孩偷用母亲的微信给一名游戏主播打赏2万多……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的新闻报道层出不穷,虽然游戏公司和主播喜闻乐见,但对家长而言可说既烧钱,又糟心。

手机和网络的普遍化无疑为越来越多儿童沉迷网络游戏提供了便利,但国内游戏公司的不作为则加重了这一现象的恶化。已经发展成为全球第一大游戏供应商的腾讯游戏确实没有体现出一个大企业应有的责任与担当,鸵鸟态度令人失望。

腾讯游戏开发的知名手游王者荣耀,对手机性能要求并不高,模式老少皆宜,成年人尚且容易沉迷,遑论缺乏自制力和分辨力的青少年。腾讯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腾讯游戏为腾讯公司贡献了近1000亿的净利润收入。相信偷用家里积蓄进行充值的儿童们功劳不小。尽管在各种舆论压力下,腾讯游戏开始推出游戏防沉迷机制,但机制漏洞百出,形同虚设。

由于疫情的关系,无数中小学生被迫宅家接受网络授课,手机、平板、电脑形影不离,导致未成年人打赏主播或充值游戏事件频发,不甘心的家长纷纷借助法律、媒体等公共资源找回损失。于是,最高人民法院日前出台了《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二)》,明确提出,未成年人网络打赏可以退还。

意见初衷虽好,也顺应民意,使法官在审理此类案件时更加有底气。但不可否认,其实施起来仍有很多阻碍亟待解决。有网友担心,家长购买游戏装备满足欲望后,甚至游戏交易装备变现,最后却打起歪主意,让孩子帮忙摆拍,来个未成年人换成年人,要求退款。当然,按照腾讯公司的无赖传统,情况也可能恰恰相反,即拒绝承认未成年人充值,拒绝退款。年初,腾讯不仅未通知用户平台已停播NBA赛事,而且继续用相关信息引诱用户充值会员。该做法被质疑后竟不做任何回复,其诚信指数和用户体验感可说跌破零分。更何况,“可以退还”的规定并不具备强制性,也给游戏公司提供了推卸责任的空子。

事实上,无论是有人想恶意“白嫖”,还是游戏公司耍赖,都绕不过如何确保是未成年人充值这一问题。而该问题背后所蕴含的则是“谁主张谁举证”举证责任原则。要拿出证据,证明是未成年打赏的,程序会复杂而漫长。

若想有效避免诸如此类事件的发生,还应有其他法规同步出台并实施。例如,对平台监管责任的明确细化和落实。要求平台针对主播的行为进行规范,对主播的职业道德、职业规范等方面提出要求,直播平台监管不力,必须改正。督促平台制定更为有效的防沉迷机制。平台本身的打赏规则也需要改进,如怀疑未成年人打赏,可直接屏蔽其充值功能,若想解除必须人脸识别。如此这般,亦能够为公司举证提供便利。

与此同时,家庭教育同样不可缺少。数字化时代,孩子接触到各种诱惑的方式太多。父母要及时引导孩子正确对待网络,树立正确的娱乐观。另外,家长要需要保护好自己的银行账号密码。

最后希望最高法能够关注一下某些明星怂恿未成年人给自己刷榜的行为。娘炮明星及其脑残粉对未来一代的破坏力应得到重视。


我来说两句
5456人阅读
登录并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