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逐骗子是对传统武术精神的起码尊重


马大师,站起来!517日,在山东举行了一场叫做“演武堂之十六”的民间自由搏击比赛。然而若称之为 “打假日常”或许更为确切。68岁的浑元形意太极门的掌门人马保国,对垒50岁的搏击爱好者王庆民。原以为这是一场三百个回合不分胜负的大战,抑或“太极宗师”马保国华丽丽地一招制敌,然后再来一个漂亮的结束动作,“为传统功夫正名”,可结果令人大跌眼镜。开场4秒,马保国就被击倒。30秒内,惨遭击倒三次,比赛结束。

没错,这就是那位曾在社交媒体上称“看真正的传统功夫怎样打接化发,并出手如电,搭手就分输赢”的马保国,也是之前表示可以跟张伟丽打三分钟不喘气的“马大师”,更是扬言“用一根手指击败200斤的壮汉,手掌可以练出太极总开关的肉球,可以打败世界上任何功夫,能一直打到70岁,甚至更长”的马掌门人。事实证明,吹牛皮是要付出代价的。若非翻看其活跃的社交言论,当真以为这是哪位老爷子现场表演碰瓷儿。但网友纷纷表示“马大师”这次很厚道,宁可自己被KO,也不使出乾坤大挪移、九阴白骨爪、玄冥神掌、猴子摘桃、老汉推车这些武功绝学。而且没有打110麻烦警察叔叔,值得表扬。

毋庸置疑,马保国就是一个老骗子,靠招摇撞骗收徒弟骗取钱财,而“演武堂”也的确是一个全凭演技来营生的舞台。中国武术的现状和中医颇有些相似。当今时代,真正的传统武术大师少之又少,大多是以敛财为目的的江湖骗子。飞檐走壁、深不可测的内功、行侠仗义等武德和武侠精神,只能在文学作品中寻觅,在人们的想象里长生。在以法治为主的文明社会,人们早已不需要侠客来替天行道,所以传统武术作为健身和表演足以。少林作为金庸武侠世界的第一大门派,犹如央视春晚在众多春晚里属于最权威的存在,如今不也是只能在娱乐性质的晚会上获得五分钟亮相,供人欣赏。

然而,人们想要静静地欣赏武术同样存在风险。利用传统武术之名,行骗钱之实的“马保国们”层出不穷。从伪气功大师王林,到王占海、雷雷和闫芳,骗子们各出奇招、自我神话,而明星、高官和普通百姓竟前仆后继地拜服于其拙劣又反智的谎言之下。“倘若一个行业需要谎言和欺骗来维持,那么这个圈子里的任何规则都不值得尊重。” 而将这一曾充满热血与侠义的行业引向骗子丛生境地的,可以说是拜金主义。随着传统武术离现实生活越来越远,马保国之流在利益的驱动下,将“传统”神秘化,自创各种门派收割钱财。武侠被人称为成年人的童话,而他们则千方百计把童话撕碎,展露出丑恶的现实。

同时,传统武术行业专业化与职业化的缺失,也给“马保国们”提供了生存活跃的土壤。如果只是被动得将骗子从传统武术世界挑剔出去,无异于亡羊却并不补牢,“马保国们”这会不断地卷土重来,捞传统武术的油水。徐晓东、马庆民等实战者则成了行侠仗义的“侠客”。因此,学习自由搏击、散打、拳击等现代竞技赛事的体系和规则,使传统武术职业化和正规化,或许可以阻止江湖骗子的野蛮生长。

回归马保国被KO事件。作为一个老资格的骗子,马保国应该很清楚自己并没有实战能力,绝不会主动接受挑战戳破自己的谎言。报警避战或寻找愿意配合自己演戏的“对手”,显然是最合适的选择。而此次事件似乎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即中间人改变主意,独吞收买对手的钱财,以致“马大师”失了金钱,又丢了面子。若果真如此,便是一物降一物,骗子还需骗子治。



我来说两句
5357人阅读
登录并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